墨绿色原物料

梨花白,傍晚拍的,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。

距离

新的环境的第一天
霖选择离开熟悉的家,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么一个新的城市。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大了,不在是常年走过的街道、砖红色的家属楼,而是身边疾驰飞过的车流,脚步飞快的行人面无表情的擦身而过,高耸的建筑一排排割划开整个城市,也划开了他的新旅程。
所幸的是联络人很快找到了沉浸在新奇和紧张中的他,很快的做好报到和生活安置,一切顺利的很,霖心里的紧张也消减了不少,对联络人充满感激和信赖。事情都办理妥当,当联络人拍着他的肩膀说“自己一个人在外不容易,你年纪还小但也要尽快的适应新环境才好,加油吧。好好保重。”对方转身离开的身影消失了好一会,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开始紧张,对于接下来要接触的陌生的一切都感到不安。
来到新的宿舍,调整好心态打算给室友一个好印象,用临时新学的当地话和屋里的人打招呼,对方简单的回应后就回屋里留下霖一个人在客厅,脸上的酒窝有些僵。回到自己房间,收拾好行李,和家里联系报了平安,自己无所事事的躺着,脑子里充满各种想法:要拼出十二分的力气努力学习,要好好学习语言尽快的融入这里,自己一定会出人头地为父母争气。在各种美好的展望中霖进入梦乡,在新城市的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。

成长的过程就像在摸着石头过河,与人相处的距离该如何把握一直很困扰。
把对方作为依靠的大树,但是藤绕树,树死藤亡。何况是个独立的人怎么可能不分离。
把对方当作另一个自己,但是双生维艰,出身教育经历不同,错把短暂的相遇当作Y字的合集。
如何相处,保持距离,伤脑筋。

生而为人,对不起。

——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。